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低调的︽华丽つ

心灵歇息的港湾 情感交流的乐园

 
 
 

日志

 
 

爱或者不爱,来不及找到答案  

2014-08-05 08:0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或者不爱,来不及找到答案 - ssb23489a - ╭低调的︽华丽つ
 民国二十年,旧上海。  斯时斯地,后人每每谈起,最爱用的字眼就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那年,她16岁,16岁的孩子并不懂得光明与黑暗,罪恶与救赎。繁华若锦的大上海惟一让她感觉不适的便是,这里的霓虹太过闪烁,她总也看不到天上的星光。
  她叫阿离,江阿离。家在一年前被洪水冲毁,一家人只活了她一个,趴在一口大木箱子里,在大水里漂了三天,被人救起,辗转到上海。
  她梳油黑发亮的麻花辫子,穿蓝底白碎花的粗布衣裤,背一只装满梨膏糖的箱子,走街串巷,唱着一首清清软软的沪上歌谣:梨膏糖,梨膏糖……
  虽然日日起早摸黑,风吹日晒,也赚不了几个子儿。可是她却仍有着最单纯和真实的快乐。赚的钱,缴了房租,买了粮食,剩下的便全部装进一个洋铁皮盒子。她想等攒够了钱,扯布做身新衣。弄堂口的布店她早早就看中了一块红底儿白花儿的布。梦里梦到,也会笑醒。
  清晨,背着箱子在行人络绎的弄堂口叫卖,被几个地痞流氓缠住讨要彩头。她一桩生意也没做,无钱给。不想竟惹恼了他们,三五个人,一拥而上,打砸了她的梨膏糖箱子,还不解气,又把她掼到路旁的一条小沟渠里,凶恨恨地骂句:不识相的小赤佬!狗皮倒灶!
  初春时节,风寒日冷,她湿漉漉地从沟中爬起,一身衣服也在撕扯中破了几处,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水。
  弄堂深处一个乞丐燃了火取暖,吸了吸鼻子,朝她招手道:过来烤烤罢。她凑到火边去,不再颤抖。乞丐有气无力地缩着肩,笼着袖坐在角落里,眉宇间有几分黯然忧伤。她说谢谢。他努力地摆摆手,表示不用,又对她笑笑,露一口白白的牙齿,然后剧烈地咳起嗽来。咳得惊天动地的,唬得旁边几个过路人,捂嘴掩鼻,飞快地跑开。她伸出手,探探他的额头,竟烫得吓人。
  先生,你病得不轻,发着烧呢,要看大夫啊!
  他仍旧笑笑,并不说话,转过脸去,佯装睡着。
  先生……她还想劝他,猛地想起,露宿街头的人又哪里来的钱来请大夫瞧病呢?
  她跑回家,从床下捞出洋铁皮盒。路过弄堂口那家布店,不敢转头去看,飞快地跑着,心被扯得生生地疼,泪便一颗一颗地落了下来。
  二
  她就这样与命中大劫兜头撞上,连一点回旋的余地也没有。
  整整半个月,她四处奔走,求医问药,煎水熬汤……等她将铁皮盒里的钱全部用完时,他的伤风总算好了。
  我要走了,还得重新置个糖箱子呢,你自己保重。她将敖好最后一次的汤药倒入缺了口的瓷碗里,端到他的手上。然后抱着空空的铁皮盒准备离去。他仰头将那药一口喝尽,从肮脏油渍的衣袋里掏出一个红纸包递过来。
  这个,送你罢。他把那纸包一层一层地打开,里头是一对精美的龙凤金镯子。
  不要!她瞥瞥嘴,不屑地说:在那儿偷的,趁早给人还回去吧!
  唉!你这孩子,也拿我当花子了?这镯子本是我买来送给婉仪的,她嫌不值钱。现在送你,你也不肯要,可见这镯子是个不祥之物。他说着有些激动,举起手要将镯子扔出去,却又面红耳赤,咳起嗽来。
  算了,算了,收了就是,你何苦发脾气。病刚好,小心又气着。她腼腆地接过纸包,低头看见自己的脚尖。一双布鞋破了几个洞,忽忽地灌着风。脚趾头也调皮地钻出来凑热闹。
  叹!可怜的人儿,他看着她,心疼地说:这样吧,你既然无父无母,又为着我花光了所有的钱,不如跟我一起回家去罢?
  回家?你家吗?她吓了一跳。
  是呀。他的眼安静真诚。金色的阳光直直地照进他的眼里来,一双眸子,深似沧海,让她瞬间跌入,即迷失。
  她竟然冲着那双幽幽的瞳,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三
  他叫吴楚越。细看竟是个眉清目秀的男子。
  江南望族公子,恋上同窗学友,上海姚记绸缎庄的独生女儿。本是蜜意浓情山盟海誓的一对儿,到了谈婚论嫁之时婉仪突然变心,恶言相向,将他羞辱一番。他一颗心迷茫无定,不甘独自离去,要问个究竟,却惹恼了姚家老爷,叫来小厮,将他毒打了一顿。他悲辱交加,病倒街边。众人见他衣衫褴褛,只以为是个乞丐,也无人来管。他惨遭情变,又遇毒打,满腔热情,焚成灰烬,只是一心一意地等死。不想竟碰到她……
  河水幽碧,杨柳垂条。船在水上走,人在画中行。他说给她听,这个故事。她调皮地点头,颇为神气地接嘴道:如此说来,我便是你的救命恩人喽?流浪街头的乞丐,竟是名门望族的公子?我可不是捡到宝吗?她大声地笑,语气揶揄。
  他也笑起来,一扯她的麻花辫,道:你这个鬼灵精呀!。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她低下头看见清灵灵的水里倒映出她和他的身影,她们并肩而立,挨得很近,有鱼儿成双成对地游过,欢快地跃出水面。
  他浅浅的笑容在脸上荡了一下,便消失了。抬起头去看湛蓝的天,棱角分明的脸,浓眉微蹙,满眼皆是隐藏不住深深伤痛。她知他所有的苦痛痴缠深情向往都与她无关,可是,她的心也跟着莫名地,沉重且痛惜起来。
  下船前,他拿出一个油纸包递给她,说,路过苏州时给你买的新衣新鞋,到舱里去换了吧。他微微地笑着,温柔的语气,让她觉得温暖。
  油纸包里的新衣衫,红底白花,高领窄袖,蝶形盘扣,一颗一颗,从领口到腰间。正是她日日梦里所见的样子。
  船靠了岸。远远地望见飞檐翘角黑瓦白墙的几间老旧的房子,错落有致地座落在远处一座青色的山坡底下。他伸出白暂的手,轻轻一指:那儿,就是我家了。
  爱或者不爱,来不及找到答案 - ssb23489a - ╭低调的︽华丽つ
   苏州城外一个叫做吴镇的地方。
  楚越从一下船便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不肯松开。门房见到他们,激动万分,一路跑一路喊:太太,大少爷回来啦!
  她还在东张西望,已被他拉着一路疾走,闯入厅堂。
  抬眼望去,厅堂之上,一个女人穿宝石蓝色绣花夹袄,同色同花的绣花宽边裤,高贵大方地坐在雕着梅花的梨木椅里,三寸金莲,玲珑端正地放在椅前的红毯上。
  楚越朝那女人深深地鞠一躬,说:母亲,孩儿回来了。这位是我的朋友江阿离。
  她杵在那里,紧张极了,脑子里嗡嗡直响,不知一切是究竟是从何时开始颠倒混乱,只想转身逃开。楚越的手指却紧紧地扣住她的掌心,她向他看去,见到他的眼里隐隐地闪过一丝哀求。
  她顿时就安静下来,低了头,飞快地绞着手中的帕子,死死地盯住自己脚下新穿的绣花鞋窄窄的尖。。
  整个大厅的人全都睁着眼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她,一星半点的窃窃私语,零零落落地钻进她的耳朵。
  真不知大少爷从何处找了个这么个枯瘦的乡下孩子。
  脸庞子身段儿倒是不错的,只可惜完全不懂规矩,未免粗野了些。
  少不得又要太太好好调教一番了。
  ……
  她就那样一直低着头,完全不知所措。过了很久才听见端坐在大厅之上的女人一字一顿地说:柳妈,带江小姐去房间休息。
  她像得了特赦令的犯人一般,欣喜万分,顾不得此时鞠躬会不会太晚,对着秀丽典雅的女人甜甜地笑了一下,深深地弯下腰去,说了声:谢谢太太。
  那女人也微微点了一点头,说:你这孩子倒也心实,别太拘礼,叫我梅姨吧!女人的身后走出来一个五旬开外的妇人,大手大脚,几步便跨到她的跟前,道:江小姐,跟我去房间吧。
  五
  门缓缓地打开了,洁白如雪的纱布蚊帐,雕着宝相花的木头窗子,沉静优雅的芍药双面绣屏,红木梳妆台,琉璃灯,古铜镜。桌上一只喇叭花形的留声机吱吱呀呀地唱着低声如诉的歌声。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是梦吗?她迷茫地看着,不明白自己冒冒失失地闯进了谁的梦?
  六、
  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锦衣玉食。就连她家常用的素白手帕也被换成了名贵的苏州刺绣。
  楚越幼年丧父,一大家子,全靠着精明能干的梅姨上下支撑打点。梅姨虽然待人严厉,可是却对她宠爱有加。梅姨请全苏州城里最有名的旗袍匠上门来给她做精致华贵的绸缎旗袍,又吩咐厨房日日炖补品给她吃。她一见她就会拉着她的手说,唉!瞧你瘦得这可怜样儿。真让我心疼呢。
  她暗地里用心,努力地学习着大家小姐的言行举止。好在幼年也跟着做教书匠的父亲读了几年私塾。虽说不至于学富五车,可也不至于太丢人现眼。
  不出三月,她竟成了吴家的第一大红人,梅姨走亲访友,收粮收租都带着她,她在吴镇也渐渐小有名气。
  开始有下人偷偷地打趣她,说:瞧吧,梅姨可是照着少奶奶的标准调教你呢。
  她沉默,来自血脉亲情的温暖却在她的心中轻轻地慢慢地漾开。
  
  七
  转眼到初秋。
  她穿一身矮领中袖的琉璃白旗袍,将及腰的长发松松的挽到耳后,结两个髻,又挑出两缕垂下来,拈一朵小小的珠花插了。走出门去,碰到梅姨。梅姨一把拉住她,惊喜万分地说:哎呀,阿离,这身打扮,真水灵,走走走,带你走亲威去。
  去的是吴镇首富,吴三爷家。楚越的本家爷爷。走过一道月亮门,穿过右边曲曲折折的水榭,一池绿荷,无穷无尽,碧绿妖娆中竟带着有分诡异。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坐在一株海棠花旁边,闷闷地抽着水烟。
  她施施然过过去,展颜,露一个天气无邪却又不失风情的笑,道:爷爷好,小离给您请安!
  吴三爷拄着拐棍儿走近来,眯着眼睛看了她半日,笑得雪白胡子一颤一颤,坚起大拇指说:好呀,楚越,好眼光呀。
  就是!梅姨一迭声地应道:我常常也夸她呢,这孩子心眼儿好,又聪明,善解人意。我喜欢得什么似的呢。
  她看着自己阳光下亭亭玉立的影,也忍不住笑,转头看到楚越,却呆呆傻傻地正在走神,目光之中,忧郁阴沉,似有太多隐衷。
  原来她所有的努力和改变,他竟都全部不懂。他的心中至始自终,爱着的还是那个叫做姚婉仪的女子。
  一夜辗转难眠。他的不爱,让她所有的卑微和隐忍,忽然之间,都变得毫无意义。
  清晨,薄薄的雾未散尽。她到楚越的房里,说:我要走了,回上海,重新做回那个背着箱子在街头卖梨膏的女子。
  楚越张了张嘴却终于没有说出一个字。脸色渐渐苍白,呼吸中带着几分沉重和浑浊。
  珍重。她屈了屈膝,转身,离去。
  门处便是空旷的长廊,没有人,只有呼呼的风吹得她的眼,她的发和她的心。她知他在身后看她,却不敢回头。
  等等!楚越叫道。
  她在转角处停了脚,听见他的脚步在身后想响,越来越近。他跑过来,紧紧地抱住她。他说,非走不可了。一起走,今晚,码头,我等你,不见不散。
  转身,看见他的眼里面清清楚楚地涌起生离死别的痛苦。她的泪落了下来。她说好,不见不散。
  他说:记住,别让任何人知道。
  八
  爱或者不爱,来不及找到答案。所有的阴谋,浮出水面。
  夜间的码头,一轮圆月,倒映在水中,泛起冷冷的光。她没有等到楚越,却等来了怒气冲冲的梅姨,和一群持着火把的满面怒容的吴镇乡亲父老。
  快,将她绑了!梅姨一挥手,几个五大三粗的人拿着早已准备好的麻绳走过来。
  她愣在那里,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甚至忘记了反抗,呆呆地站着,任他们将她五花大绑起来。
  呸!一口痰吐到她的脸上,她抬起头,那个平日里对她千恩万宠的梅姨,此刻竟像一个泼妇一般,一边跳脚,一边大叫:哼!天天好茶好饭地招待你,拿你当自已闺女般地疼,你骗了吴三爷家三万块大洋的礼钱,想溜?没那么容易!
  什么吴三爷,什么三万块?她脑中一团乱麻,不知从何解开。
  梅姨对她好,在吴镇上下是近人皆知的事。她既向她发难,说她携银潜逃。她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也无从分辩。众人见她不吭一声,便更加坚信不疑,纷纷七嘴八舌,骂了起来。
  长得倒不错,可惜了竟是个骗子。
  你别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是上海滩的舞女呢。
  那吴三爷续弦,挑了两年了,怎么就偏偏看上这狐狸精了呢?
  纷纷乱乱的场面,让她揪心。楚越!她无可奈何地对着漆黑的夜大声地喊。却无人来应,深遂的夜里,只剩下空荡荡的回声一下下地撞击着她的心。爱或者不爱,来不及找到答案 - ssb23489a - ╭低调的︽华丽つ
  楚越。他说不见不散,他说带她回上海的,此时此刻又去了哪里?  九
  她被打了一顿,关进柴房。
  门窗都被木条钉死,三个小厮,轮流看守。只有柳妈一人进出给她送饭。夜里,她趁四周无人,向柳妈哭道:柳妈,求求你行行好,找你们楚越大少爷来救我吧!
  柳妈叹口气:唉!你也是聪明的孩子,怎么到这会儿还不醒悟?楚越少爷已经到上海姚家去提亲了。上次就是为着拿不出这三万块大洋,被姚家拒绝。你晓得,老爷死得早,这些年全靠太太一人苦苦支撑着,俗话说坐吃山空呀。吴三爷那边是早托了太太物色人选的,许了三万块礼钱。可是太太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偏生不巧,你就这个时候撞了来,又生了张俏脸儿,亏得太太一番调教,不然那吴三爷怎么会一见你就喜欢,爽爽利利地就送来了三万块大洋。小离姑娘,你也别怪太太和少爷心恨呐,这全是命呀。
  她跌坐在地,心内凄凉冰冷,眼中却流不出一滴泪。
  真相原来如此不堪。三万大洋便是她的全部身价。
  从一开始就是阴谋,那些的关心与宠爱都是假的,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把她调教好了,换这三万块大洋,去娶他心爱的婉仪。
  夜里梦见自己,背着糖箱走在街头,一遍一遍地唱着熟悉的歌:梨膏糖,梨膏糖……,泪流满面地醒来,心口压着万斤大石,忽然之间觉得就连那在空中飞舞的细小尘埃也比她幸福。
  十
  锁钠锣鼓几乎震破了天,一顶花轿,抬到门前。
  上轿之前,她抬头看了一眼这个曾经给她无限温暖,无限憧憬的地方,那些结了珠网的雕梁画栋,那些飘着荷香的轻浅水池。却仍旧找不到楚越。
  吴楚越,这个她在弄堂里捡到的,病得像狗一样的男子,这个她不顾一切倾心信任的男子,竟然就这样一言不发地悄然离开,心安理得地拿着卖她的三万块大洋,去上海,娶一个叫做姚婉仪大小姐!
  她的心忽然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呼呼地往外吹着凉丝丝的风。
  媒婆撑开轿帘,说一声子孙满堂。她掀起盖头,恨恨地看了每个人一眼,然后妩媚地转身,一字一顿地说:总有一天,失去的,我要在这里,连本带利拿回来。
  她看见,梅姨那双机关算尽,历尽风浪的眼中竟然悄悄地闪过一丝惊恐。
  十一
  吴三爷果然对她宠溺万分。饮食起居一时一刻也离不开她。她很快就被扶为正室太太,在吴家独揽大权。
  凌罗绸缎,各色珠宝,只要她多看两眼,立刻就有人排着队的送上门来。
  就连梅姨,见了她也低了眉,弯了腰,唤她一声:婶娘。她轻轻扶她,笑得甜腻:梅姨,你瞧你这么见外!小离能有今天还不全亏了梅姨当时调教得好?这人不为已,天诛地灭的道理还是梅姨教的呢。新媳妇什么时候上门,别忘了带过来给咱们老爷请个安,那大红包,我可早准备着呢。
  那是自然的,小离姑娘……梅姨满脸堆笑。
  三爷咳了一声,拿杆烟枪在地上重重地嗑一下,道:小离呀,你岁数虽轻,可辈分在那儿摆着呢,不能乱来。
  梅姨呆在那里,一张脸顿时憋得通红如火。
  她回转头去只做没见。
  十二爱或者不爱,来不及找到答案 - ssb23489a - ╭低调的︽华丽つ 又见到楚越。这一次,离门廊上的拥抱,已经隔了整整十年的光阴。  花园中的凉亭里,她一身桃红色绣花旗袍,斜斜地倚在绿丝竹榻上,冷冷地看着他。他瘦了,旧得褪色的蓝色长衫仍旧穿在身上,空空荡荡,风一吹便发出夸张的声响,显出几分寒酸。
  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说,吴楚越,你到底还是来了。
  他抬起头,看看她,叹口气,又低下头去。不过十年时间,他竟苍老成这个模样。
  婉仪还好吗?三万块大洋娶来的老婆,该捧在手心里才是,又如何自己一个人走了来让她独守空房?她拈一颗青梅放进口里慢慢嚼,目光像剑一样直射过去,让他四处躲闪的眼神无法招架。
  他的狼狈,让她的心中升起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
  阿离你听我说……他轻轻地唤道,猛地抬起头,两眸之中竟有泪光闪动。
  她无动于衷地继续吃着她的梅子,只做不见。
  阿离……
  前些日子,你母亲来还要叫她一声婶娘呢,阿离两个字又岂是你能叫的。有什么话儿快说吧,三爷叫我去呢,我可没功夫跟你在这儿闲聊。她说完,便杨长而去。
  他脸色突然之间阴郁了下来,咬咬牙,抢上一步,一扯她的袖,低低地说了一句:此处人多眼杂,说话不便,夜间你去花厅,我在那儿等你。
  她回头看他,眼神空寂冰冷,似在沉思,却又是极缓极慢地点了点头。
  脚步轻盈地离去,她险些笑出声来。看更多美文加微小说吧扣扣一叁五零叁零二二。她没有想到这一次吴楚越会自己送上门来。
  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单纯痴傻的江阿离。她那日日夜夜地被仇恨啃噬着的心肠,早已侵浸百毒。
  十二
  十年的光阴,变化,沧海桑田。
  她处心积虑,想方设法,已经吞占了他家不少的房产田地。该拿的,已经悉数拿回,本可就此罢手。可这吴楚越,竟自己送上了门来。
  她找出那件琉璃白的旗袍穿着,细细地梳着自己的黑发,在耳后挽一个髻。她对镜子里那个美丽空灵,却眼神魅惑的女人说:这一次是你自己撞了来,怪不得我。
  深夜,花厅之中,忽然响起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来人呐,快来人呐。
  众家丁手持棍棒,一拥进去。却见阿离站在窗前,云鬟松乱,满脸珠泪,浑身瑟瑟发抖如一片风中的落叶,楚楚可怜。一身绸缎的旗袍,已被撕开好几处。身旁的男子,手中拈一只珠花,愣愣地站在那里,满脸疑惑,正是吴楚越。
  众人哄乱不已,三爷拄着拐仗,颤颤巍巍地来了。
  她见三爷一来,便扑到他的怀里哭到肝肠寸断,抽抽咽咽地说:他约我来这儿说是谈田地房舍的事儿,不想我一来,他便要欺负她,我不肯,他把我的手也抓破了,衣也扯坏了。
  她伸出一只手,几条鲜红的血印子,极为醒目。她叹口气,又哭:他们一家都不是好人,将我嫁给三爷,生生地讹了您三万大洋走,还赖我藏了去。这会儿,又跑上门来欺负我,三爷,你替我做主。
  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吴楚越!这个畜生!三爷一拍桌子,怒不可竭:竟然就做出如此下作之事。可恨!快快请族长来,将这目无尊长的下流东西绑了。等候发落!!
  泪光中,她得意地看了楚越一眼,他闭了眼,脸色平静得像屋外的月光。
  这样的事,明眼的人一看也知是报复栽脏。可是三爷信了,三爷信了,一切就,尘埃落定。
  十三
  白砖青瓦的祠堂,女人是不能进去的。
  她站在祠堂外,听着族长在祠堂里一字一字地宣读族规:第7条,扰乱伦常,行为不轨者,废其手脚,沉潭。
  她的心中那一声叹息,终于如轻烟一般散去。盘垣在心中那么多年的恨与痛,终于找到出口。
  吴楚越,怪不得她我。这一切,是你教的。
  十四、
  镇外不远的一处乱葬岗,一座矮小简陋的坟,坟前的招魂幡在风中哗哗作响,两个身着素服的女人跪在坟前哀哀地哭泣。她呆呆地站在不远处的土丘上,看着那一捧黄士,成为今生最爱最恨的人最后的归宿。
  她捧着一束菊,走过去,安静漠然。
  四周安静无声,只有女人的哭泣由低低悲泣慢慢地变成撕心裂肺的号啕。是已经半疯了的梅姨。
  梅姨睁着一双红红地眼,茫然地望着她,突然厮打上来,撕扯着她的发:你要找就来找我,为什么要了他的命?一切都是我一手操控的,与他无关。
  她从鼻孔中哼出一声冷笑:你以为我还是当日那个任你们玩弄股掌的江阿离吗?如果不是他,你们怎么会知道,我要坐那天晚上的船离开?我好心地救他,可是他从头到尾,都在骗我,姚婉仪呢?你们用卖我的三万块大洋娶的那个千金大小姐姚婉仪呢?……
  她声斯力竭地大吼。时至今日,让她忿然失衡,让她疯狂妒嫉的,始终是这个占据着楚越的心的从未谋面的女子。
  阿离!你真的,错怪少爷了……她回转头,看到说话的是一直跪在一旁的柳妈,枯老的容颜,泪水纵横。
  从你进吴家门的第一天起,我就在太太的授意下暗地里跟踪你。太太的计划,少爷一直不知道,直到那日太太带你到吴三爷家做客。少爷本准备马上带你逃回上海,可是,那日清早你和少爷在门廊上说的话,被我喑中听见。你走后,太太就派人把少爷送到一个小渔村里关了起来。太太想等一切木已成舟后,再慢慢地劝少爷拿了那三万块大洋去姚家提亲,以重整吴家门楣。可是这个傻孩子,回来后,却怎么也不肯去姚家提亲,只是一日一日地对着吴三爷家的方向泪流满面。十年了,他四海飘泊,为了找一处吴三爷势力所不及的地方,站稳脚跟后,来赎你离开。这当初卖你的三万块钱,都原封不动地在这里。这个傻孩子,早早地就准备好了行李,衣物,甚至连船票也买好。他打点了一切,才来接你离开。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十年之后,你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江阿离了……
  她脑中突然千军万马厮杀过来,整个人掉进冰冷的深潭之中。初见时的情景一幕一幕地涌上心头。甚至来不有念头产生,便朝着那花岗岩的碑撞了上去。
  她的腕间,最初他送她的那对龙凤金镯子仍在阳光下熠熠地闪着光。那金色的光中,她看见,天那么蓝,云那么软,她背着四四方方的糖箱子,一路走,一路唱:梨膏糖,梨膏糖……
  恩怨情仇,谁欠?谁偿?无法清算。
  生不同衾死同穴,对他们来说,许是最慈悲的结局。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一起转载分享到你的空间,让更多朋友看到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